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说说 > 文章
第833章 试验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2019-07-07 / 来源:本站

第833章 试验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这天,阿尔泽纳尔基地的特别整备库内,包括基地司令官吉尔在内的数名知道libertas计划的成员出现在了其中,等待另外一位关键人物的到来?谁?自然是钟图!毕竟她们之所以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钟图通知说他将要进行事实证明,这才会放下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务,抽出时间聚集在这里,否则的话你当她们真的那么闲?虽然就某种程度而言,她们大多数的时候确实很闲。 所以又过了片刻,钟图和另一道身影就也出现在了整备库中。 “那是……”贾思敏眼睛一眯,低声喃语道。

“安琪?!”萨莉亚则是一脸吃惊,很是不可思议的惊呼起来。

甚至就连吉尔的脸上也流露出惊讶之色,似是有些不太明白,这两人是怎么搞到一起的。 而且是在这种时候……“安琪,你为什么会和这个家伙在一起。

”萨莉亚没有忍耐心底的疑惑,上前一步,冲着跟在钟图身旁亦步亦趋的安琪型高拟真型战斗机器人喝问道。 不错,在旁人眼中的另一人不是别人,正是此时本该躺在医疗室那边昏迷不醒的安琪!而且竟然恢复了自由!?这跟萨莉亚所了解的情况完全不同。

不是该被监禁起来,等待处罚吗?所以紧接着,萨莉亚又转头看向了一旁的钟图和吉尔,想要从两人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不,她不是安琪。

”吉尔眼神动了动,沉声说道。

“不是安琪?”萨莉亚皱眉道。 随即也发现了此安琪与彼安琪的不同——那就是现在这个安琪的面容更冷酷,更无情,且身上的情况更美好,不像另一个安琪那般全身是伤,被包裹的跟个木乃伊似的。 “不介绍一下吗?”吉尔朝钟图询问道。 “你们可以称呼她为安琪。

”钟图停下脚步,半转着身看向身旁的全模拟型安琪微笑道。

“安琪?”吉尔皱眉道。 “你是想说,她是安琪的复制品吗?”一旁,虽然看起来跟个吉普赛大妈似的,其实不论决断、智慧都不输吉尔,甚至就某些经验而言更胜吉尔一筹的贾思敏呵呵一笑,以玩笑的口吻接口说道。

当然,她这话原本的意思也基本是在开玩笑,根本就没想到会一句中第,说中了事实。 “是的,也可以那么理解。 ”钟图看向贾思敏笑道。

“额……”贾思敏愕然,彻底说不出话来“你们这些小年轻啊,还真会玩儿……”“你带她来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所谓的实证就是这个莫名其妙的复制品?”萨莉亚没管那么多,而是怒瞪着钟图喝问道。

如果不能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她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是的。

”“哈?!”“你是认真的?”吉尔肃容道。 “我相信事实胜于雄辩。 ”钟图迎视着吉尔带有审视的目光回答道。

“那好,我就相信你这一次,让她使用villkiss。 但只有这一次。

”吉尔和钟图对视了片刻,微一点头,沉声答应了钟图的请求。

只是在最后,加了一个限制条件。

也就是说这次成功了还好,可要是失败了,不仅全模拟版安琪再没有驾驶villkiss的机会,甚至就连钟图本人也将不再受到信任,起码是对villkiss方面的事情不再信任,她将会按照自己的行动来进行。

“吉尔!”一旁的萨莉亚不甘,向吉尔叫了一声。 但又能如何?在已经有了决定的吉尔面前,不过是无用的哀嚎罢了,根本就不会理会,所以测试继续,全模拟型安琪在众人的注视下坐进了整备一新,但从外表看起来依旧老旧无比,犹如旧世代机体般的villkiss中,压低身体,摆出了驾驶姿态。 “所有人退避!”这时,换到真正的工作人员出场的梅走到一边的紧急制动机关旁,将手放到对应的应急设备上,冲在场的所有人喊道。

所有人听话让开,让出了villkiss发进的通路。

然后villkiss被运送到指定位置,在一片类似喷气式战机般的引擎轰鸣声中,拖着两道两色的尾翼焰光飞出了阿尔泽纳尔基地。

尽管它的初始速度并不快,看起来比para-mail的各类机体的初始发进速度还要不如。 “好了,接下来就是见证事实的时候了,去指挥室吧。 ”钟图道。

其他人也没反驳,这本来就是她们正想要做的事情,所以众人也不废话,在吉尔的带领下径直朝着指挥室移动而去。 也就片刻,一行五人外加一条狗就出现在了指挥室中。

“帕梅拉、小光、奥莉微尔,将villkiss的运行状况放出来。 ”吉尔开门见山的命令道。

“是!”操作台前的三人没有迟疑,迅速的在操作台上操作起来。 几乎是顷刻,villkiss和其上驾驶员的影像就在主体屏幕上呈现了出来。

多视角、多方位,显然,机体上潜藏的监控装置不只一个!还真是为了能够知道驾驶员和前方战斗情况花了不少心思呐。 “什么嘛,还不是什么都没变?”看了片刻,眼见villkiss还是老样子的萨莉亚不满道。 “是吗……”钟图微笑,然后开口说道“安琪,可以开始了。 ”“是!”安琪透过villkiss的通讯系统回答道。 然后驾驶中的全模拟型安琪核心运转程序一变,一颗精美的翠绿宝石为心的美丽指环就出现在了她的右手中指上,然后将其举起送到眼边,泪水就无声无息自全模拟型安琪的泪腺中流淌出来,滴落到了眼框边的戒指上。 而后安琪将手放下,开启门闸,将体内储存的尿液也释放了出来。 恩,直接尿在了驾驶工具上……反正原著是这么演的,钟图自然不会为了干净卫生什么的去管这个。

然后某种波段的脑波信号从全模拟型安琪的身上释放出来,构成了最后的要素。

“初始之光,kirali^kirali。 终焉之光,lulalalila。

流沙之钟无可逆,elragna。

光阴逝去不复满,lulalalila。

恒河沙数命之火,皆作流星陨凡尘……”“歌?”吉尔和萨莉亚听着通讯频道传回来的音频同时一楞,皆一脸莫明的疑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