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说说 > 文章
高适《人日寄杜二拾遗》:柳条弄色不忍见,梅花满枝空断肠
2019-07-09 / 来源:本站

高适《人日寄杜二拾遗》:柳条弄色不忍见,梅花满枝空断肠

  人日寄杜二拾遗    人日题寄草堂,遥怜故人思故乡。   柳条弄色不忍见,梅花满枝空断肠!  身在南蕃无所预,心怀百忧复千虑。   今年人日空相忆,明年人日知何处?  一卧东山三十春,岂知书剑老风尘,  龙钟还忝二千石,愧尔东西南北人!  作者简介:  高适(700-765)唐代诗人。 唐代边塞诗人。 字达夫、仲武,沧州(今河北省景县)人,居住在宋中(今河南商丘一带)。

少孤贫,爱交游,有游侠之风,并以建功立业自期。

早年曾游历长安,后到过蓟门、卢龙一带,寻求进身之路,都没有成功。

后客居梁、宋等地,曾与、结交。 其诗直抒胸臆,不尚雕饰,以七言歌行最富特色,大多写边塞生活。 安史之乱爆发后,任侍御史,谏议大夫。 肃宗时,历任淮南节度使,蜀、彭二州刺史,西川节度使,大都督府长史等职。   代宗时官居散骑常侍,封渤海县侯。

高适为著名的边塞诗人,与并称高岑。

其诗直抒胸臆,不尚雕饰,以七言歌行最富特色,大多写边塞生活。

笔力雄健,气势奔放,洋溢着盛唐时期所特有的奋发进取、蓬勃向上的时代精神。

有《高常待集》。

  简析:  《人日寄杜二拾遗》是唐代诗人高适晚年在蜀州(今成都崇州市)任刺史时创作的一首七言诗。

此诗表达了作者对杜甫的思念之情。

该诗是高适晚年诗作中最动人的一篇。

高适曾与李白、杜甫结交,杜甫接到这首诗时,竟至泪洒行间,读终篇末(《追酬高蜀州人日见寄并序》)。

这首怀友思乡的诗之所以感人,主要是它饱含着特定的内容,把个人遭际与国家命运紧密连结起来了。

这首诗,没有华丽夺目的词藻,也没有刻意雕琢的警句,有的只是浑朴自然的语言,发自肺腑的真情流贯全篇。 像这种直举胸情,匪傍书史的佳作,可算是汉魏风骨的嗣响。

  首四句寄慰杜甫,思故乡既是言杜,亦是自谓,二人故乡同为当时正在战乱的中原,这一思便将二人情感更加紧密地联结起来。 次四句写自身,既无所预又复千虑,表白忧国情怀,空相忆、知何处,则添一层无奈与落寞之感。 末四句进而将自己庸碌自适与友人飘泊四方比照,逗出愧意,回应篇首,写足题意。

  注释:  (1)杜二拾遗:即大诗人杜甫。   (2)人日:汉族传统节日,时在农历正月初七。

农历正月初七。 薛道衡《人日思归》入春才七日,离家已二年。 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   (3)南蕃:蜀  (4)书剑:喻文武。

《史记》项籍少时,学书不成,去学剑,又不成  (5)二千石:汉太守官俸二千石  (6)东西南北人:丘曾称今丘也,东南西北之人也,指四方奔走。   译文:  人日这天,我给杜甫写一首诗寄到成都草堂,我在这儿怀念你,怀念我们共同的故乡。

春天到来,柳叶萌芽,梅花盛开,本该令人愉悦,但飘泊异地的游子却被撩动了乡愁。

  当时国家多难,干戈未息,以高适的文才武略,本应参与朝廷大政,建树功业,可是偏偏远离京国,身在南蕃。

正承百忧千虑而来,身当乱世,作客他乡,今年此时,已是相思不见,明年又在何处,难以预料。

生活虽困顿,却也闲散自适,不可能知道此时竟辜负了随身的书剑,老于宦途风尘之中。

这是说自己老迈疲癃之身,辱居刺史之位,国家多事而无所作为,内心有愧于到处飘泊流离的友人。

  创作背景:  高适晚年诗作中最动人的一篇。 杜甫看到这首诗时,竟至泪洒行间,读终篇末《追酬高蜀州人日见寄并序》。

怀友思乡的诗之所以感人,主要是它饱含着特定的历史内容,把个人遭际与国家命运紧密连结起来了。 高适和杜甫早在开元末年就成了意气相投的朋友,又同样落魄不偶。

安史乱起,高适在玄宗、肃宗面前参预重要谋略,被赏识,境遇比杜甫好得多,曾任淮南节度使,平定永王璘的叛乱。 由于负气敢言,遭到内臣李辅国等的谗毁,被解除兵权,留守东京。   乾元二年(759),出为彭州刺史。 同年年底,杜甫流离转徙,到达成都,高适立即从彭州寄诗问讯。

上元元年(760),高适改任蜀州(治所在今四川崇庆)刺史,杜甫从成都赶去看望。 这时,高适年将六十,杜甫也将五十,他乡遇故知,短暂的聚会,更加深了别后的相思。 到了上元二年人日这天,高适了这诗,寄到成都草堂。   鉴赏:  此诗是高适在蜀州刺史任上寄怀杜甫之作。 人日,是农历正月初七日。 杜二,即杜甫。

杜甫居成都时,高适与之过从甚密,此诗慰故人思乡之情,发世事难料之叹,抒无所作为之憾。   全诗每四句一段,共分三段。

每段换韵,开头是平声阳韵,中间是仄声御韵,末段是平声真韵。

人日题诗寄草堂,起句便单刀直入点题。

人日:农历正月初七。 古人相信天人感应,以岁后第七日为人日。 汉魏以后,人日逐渐从单一的占卜活动,发展成为包括庆祝、祭祀等活动内容的节日。

到了唐代,民间仍相当重视人日节。 不仅仅专用作祈祥祝安,又衍添了一层思亲念友的气氛。 此节亦称人胜节、人庆节、人口日、人七日等。

遥怜故人思故乡,遥怜的怜,正是表示二人感情的字眼,通篇都围绕这怜字生发展开。

思故乡,既是从自己说,也是从杜甫说,满目疮痍的中原,同是他们的故乡。

紧接着柳条弄色不忍见,梅花满枝空断肠,便是这思乡情绪的具体形容。

春天到时,柳叶萌芽,梅花盛开,应该是令人愉悦的,但在飘泊异地的游子心中,总是容易撩动乡愁,而使人不忍见,一见就断肠,感情不能自已了。

  中间四句是诗意的拓展和深化,有不平,有忧郁,又有如大海行舟、随波飘转、不能自主的渺茫与怅惘,感情是复杂的。 换用仄声韵,正与内容十分协调。   身在南蕃无所预,心怀百忧复千虑。

预是参与朝政之意。 尽管如此,诗人的爱国热忱却未衰减,面对动荡不已的时局,自然是心怀百忧复千虑了。 当时,不仅安史叛军在中原还很猖獗,即就蜀中局势而言,也并不平静,此诗写后的两三个月,便发生了梓州刺史段子璋的叛乱。 这百忧千虑,也正是时局艰难的反映。

杜甫《追酬高蜀州人日见寄》:叹我凄凄求友篇,感君郁郁匡时略,是很深刻地领会到高适这种复杂情思的。   今年人日空相忆,明年人日知何处:此忧之深,虑之远,更说明国步艰难,有志莫申。 深沉的感喟中,隐藏了内心无限的哀痛。   瞻望未来,深感渺茫,回顾往昔,事难前定。 这就自然地逗出了末段。 一卧东山三十春,岂知书剑老风尘。

诗人早年曾隐身渔樵《封丘作》,龙钟还忝二千石,愧尔东西南北人!这愧的内涵是丰富的,它蕴含着自己匡时无计的孤愤,和对友人处境深挚的关切。

这种愧,更见得两人交谊之厚,相知之深。   这首诗,没有华丽夺目的词藻,也没有刻意雕琢的警句,有的只是浑朴自然的语言,发自肺腑的真情流贯全篇。

那抑扬变换的音调,很好地传达了起伏跌宕的感情。 像这种直举胸情,匪傍书史的佳作,可算是汉魏风骨的嗣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