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说说 > 文章
六百一十三章 告御状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2019-07-12 / 来源:本站

六百一十三章 告御状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刑部官员,国子监的讲师在群情激愤的国子监监生面前都是胆寒,此刻不要说动手抓人了,不被这些愤怒的读书人给当场撕了就算好的了。 形势比人强,此刻官员们知道今日要抓人的计划泡汤,再下去连自己也是不保,纷纷打了退堂鼓。

这些人临走时还不忘警告了一句:“你们以为躲在国子监就没事了吗?”“明日有你们好看。

”众监生大怒,这些人不敢再说,只能是灰溜溜地离去。 此刻监生们情绪未平,聚在一起,不肯散去。 屈横江,以及几十名被刑部官员‘邀请往刑部走一趟’的国子监监生,都是交头接耳,商议对策。

一名监生对众人道:“这一次事发,我等必被朝廷开除学籍。 那时如何是好?”一名监生道:“开除学籍倒也是罢了,我有个亲戚在刑部,听闻卢万嘉他们被抓进去的士子,被洪鸣起那狗官拷打审问,要他们诬陷林三元在背后主使袭击官轿之事,还有私下在民间讲学,教授永嘉之学。

”“若是我等被抓入刑部,也不是如此吗?”“哼,洪鸣起这狗官,简直是携私报复。 ”“我宁死也不会从之。

”这时屈横江站起身对众人道:“与其如此,倒不如一做不二不休,咱们将事情闹大!”几十名监生都是一并问道:“如何闹大?”屈横江左右环视道:“咱们去登闻鼓院上书,告御状!”屈横江一句话,监生们一并响应道:“告御状!”这登闻鼓院起于尧舜,时称敢谏之鼓。 周时设路鼓,百姓有冤情可击鼓直诉天子。 到了明朝时,朝廷仍设登闻鼓院,就位于长安右门之内。 登闻鼓院里平日设有有检察御史,六科给事中,锦衣卫值守。 若有百姓有冤,可去登闻鼓院,敲登闻鼓向天子直诉,任何官员不得阻拦。 官员如果有怠慢,甚至不受理击鼓案件,朝廷可对其重罚。 所以屈横江说去登闻鼓院,告御状,就可以将此事直诉给天子,上达天听。

一般而言百姓不是被逼到了极处,是不会去敲登闻鼓的,但对于已是豁出去的监生们,有什么不敢干的。

“我们再召集其他人,一并前往!”“好!”众监生当场立即写了一份诉状。 诉状大意向天子鸣冤,将事情曲折说清楚,恳请释放卢万嘉等被囚禁在刑部的读书人,并废除朝廷在万历七年,下达的**院,禁讲学的令谕,允许民间可讲永嘉之学。

有人看了这状纸心道,你们将这状纸递上去,就是将事情捅上了天啊!朝廷或许没有禁永嘉之学的意思,但经你们这么一闹,恐怕就要禁止了。

还有几名老成持重的监生劝他们不要这么做,监生赴登闻鼓院上书,不是惊扰圣驾吗?就算有理,将来也没好果子吃。

众人都是哈哈大笑,屈横江他们哪里管得那么多,早已是横下了一条心。

“弃此头巾如何?”“宁鸣而死不默而亡!”“道之不申,我等求功名又有何益?”说完众监生们,一个个在状纸上画押。 状纸写好后,国子监一百多名监生响应愿一并前往登闻鼓院上书,虽人不多,但在一千多名的国子监监生中已是相当大的比例了。

不少监生也是支持的,但因为怕担事,或怕被革了功名不敢前去,只能遥遥相送。

待屈横江他们走出集贤门时,相送的监生长长作揖,露出伤感,或哽咽作泪,或大哭出声。 人人脸上都有悲色。 也有监生担心大难临头,此事会连累他们,坐在监舍里长吁短叹。

有人则是飞奔而去将此事禀告给国子监祭酒周子义。 告御状的监生们从国子监浩浩荡荡地往紫禁城出发。 监生们一路上还打出了横幅,说是读书人向天子情愿。

这一路走来,沿途士子,百姓纷纷上前询问。

不少人早都知道此事,听说去申冤后,有人迟疑,有人害怕,但也有不少读书人加入了监生的队伍之中。 屈横江也知这一次去登闻鼓院上书,就算是将状纸递给了天子,恐怕也是于事无补。

他这么做只是完成一名读书人的执念而已,他们心底也知道,此去多半是徒劳的,毕竟朝廷律令在那,不会因他们这些读书人抗议而改变。 就算诉求成功,他作为领头的人,也是会被重责,革去功名,充军,甚至杀头。 屈横江满心悲愤,其他监生也多是怀有这样心情。

从国子监一路走来,但见沿街上不少读书人询问后,却是毫不犹豫加入了他告御状的队伍。 屈横江不愿意连累别人,与一名读书人说道,兄台,此去告御状,怕是凶多吉少。

此人答道,义之所在,不容辞!大多数人一声不吭,于状纸上画押后,附于队伍之末。 更有心怀敬意之人,在街边巷口站定,朝队伍深深地长揖,竖立在那相送。

屈横江没有料到这一时兴起,事先也没有组织的告御状,竟得到这么多读书人的支持。

此刻他不由胸前热血上涌,朝他们一揖,大步前行。

队伍到了长安右门前,屈横江站定脚步往后一望,遍眼所及都是读书人的青衫襕衫,竟有近千人云集于此。

他们有生员,有监生,有举人,以及连功名都没有的读书人。

屈横江热泪盈眶对左右道:“吾道不孤!”一旁几名领头的监生,也是道:“得道者多助。

”“今日纵使我等身死,圣贤所传的永嘉经学不死。 ”听了这几句话,众人纷纷拭泪。 屈横江仰天笑道:“既是如此,我等死有何憾!”屈横江豪气地众人抱拳后,手持状纸走到金水桥边朝紫禁城跪下,重重叩拜四次,然后双手捧起状纸,高举头顶。

但见白纸黑纸的状纸上,密密麻麻落满了红色的指印,竟无一处间隙!无数读书人也是同时撩起长衫,跟着屈横江跪在长安门前,高喊道:“我们要告御状!”“我们要见圣上!”“开门!”“开门!”“开门!”千人之呼声,顿时声音震动紫禁城,直透阙掖而去。 皇城震动!本年最后一次更新。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最后求一下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