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说说 > 文章
《妈咪来袭,总裁请接招》凌翰辰,齐落落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情商测试题
2019-07-08 / 来源:本站

《妈咪来袭,总裁请接招》凌翰辰,齐落落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情商测试题

主角凌翰辰,齐落落小说《妈咪来袭,总裁请接招》是作者清酒月酌创作的总裁类小说。

齐落落没想到自己会这样倒霉,好不容易通过初试,没想到却惹上了公司的顶头大总裁凌翰辰,之前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费,悔不当初。

凌翰辰是浩瀚星空中耀眼的星辰,触不可及,却不知她早已走进了他的心里…精彩章节实在不忍心看希尔失望,齐落落低头想了会儿,决定坏人还是让凌翰辰做,她就不信,希尔问起来,他能不解释。

想通,齐落落拨通了韩觉的电话,找他要了凌翰辰的号码,再编辑一条短信发过去,大致内容如下:老板,咘咘在呼唤,小的先撤退。

检查一遍,默默为自己点个赞,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悄悄离开天上人间,齐落落打车回了家。 进家门的时候,手机响起信息提示声。 齐落落匆匆扫过,‘老板’俩字让她惊悚了一般。 颤抖着手指点开,准备永久保存这条信息,点开一看,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呵呵——包间内众人兴致颇不高,没人说话,沉默着喝酒。

希尔有些心不在焉,深蓝色眼睛频频望向门口,“凌总,‘落’为什么还没回来?”凌翰辰手指点着手机,身上冷气少了些,回到,“她家里还有孩子,不放心。

让我代她说声抱歉。 ”希尔稍显惊奇,随后感叹,“真没想到,‘落’成年了吗?她孩子多大啦?”成菲儿在角落晃动着红酒杯。

知道希尔是误会了,莞尔一笑,就要张开解释。 出人意料的,凌翰辰竟然说,“三岁了。 ”没有解释,没有否认!成菲儿手中酒杯有些不稳,她急忙镇定下来,平静的放下酒杯,心跳却乱了章法。 难道凌翰辰真的对齐落落另眼相看?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齐落落那么不堪,凌翰辰怎么会看上她?他为那个女人守身如玉这么多年,谁都无法撼动,就凭齐落落?凌晨两点一行人离开天上人间。

凌翰辰送成菲儿回家,她偷偷打量男人侧颜,反复推敲齐落落这个人。 起初认为劣迹斑斑的她无需正视,可看今晚凌翰辰的反应。 成菲儿危机感顿生。

直觉告诉她,不能任其发展,齐落落这个女人必须消失。

她在凌翰辰面前,从来以天真活泼示人。

她扯着凌翰辰衣袖,“辰哥哥,抽个时间去我家聚聚吧?我妈还念叨好久没见你了。 ”凌翰辰在看文件,‘哗啦啦’翻动着纸张。

闻话,随口问道,“伯母念了些什么?”“不重要啦,不过是老生常谈的话。

”成菲儿手指绕着发尖。 成菲儿想勾起凌翰辰兴趣,让他主动追问。 哪成想,她的打算成了空,凌翰辰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 默默抿唇,随即苦恼道,“唉,他们都把你当女婿看的,虽然不知道,姐姐什么时候会回来。

”成菲儿这番话显然在提醒凌翰辰,他心中有爱人,不要对不三不四的女人动心。 虽然她对那抢了凌翰辰关注的姐姐嫉妒到发狂,却必须承认,以她名义对付那些狂蜂浪蝶,效果不要太好。 结果凌翰辰抬起头,凉凉看了她一眼。

“虽然差点成了,但我并不是成家女婿。 ”成菲儿的脸由红转黑,无地自容的难堪,凌翰辰这番话等于在打成家的脸。

换做别人,成菲儿早就狠狠教训了,给脸不要脸!但她面前的是凌翰辰,她没胆子,再借她几个胆也只能忍气吞声。

成家固然在本市举重若轻,可与凌氏比,却犹如蚂蚁和大象。 和凌家交好几代,成家本就高攀。 她要敢跟凌翰辰甩脸子,父母首先会教训她。 成菲儿唯有笑脸相迎,好在她情绪调节得很好。

稍许,懵懂无辜的道,“那位齐小姐好有意思,还和我一起聊天说到希尔呢,说他很有趣。 ”‘啪’一声。

凌翰辰丢开文件,正视成菲儿,“我替她感谢你的夸奖。

”成菲儿猛然握拳,修长的手指直直插入掌心。 替她感谢?你凌翰辰以何种身份去替那贱人?在凌翰辰眼中,那自甘堕落的贱人居然比她还亲近!越想,成菲儿脸色越难看。

“辰哥哥——”行驶的轿车噶然停止,凌翰辰漠然道,“成家到了,回去吧。

”成菲儿全身轻轻打颤,她才回来,就惹凌翰辰不高兴。 “辰哥哥——”“回去。

”凌翰辰耐性耗尽,狭长的眸子透着冷凝。 吓得成菲儿一句话不敢坑,连滚带爬下了车。 她刚站定,笑容还未扬起,凌翰辰已示意司机离开。 成菲儿目视汽车尾灯消失在拐角,天真浪漫不复存在。 狰狞且嫉妒,狠狠从牙缝吐出个人名,“齐落落——”车内。

司机问凌翰辰,“老板,去公司吗?”若第二天一早有重要会议,凌翰辰一般睡在公司休息室的。 “回家。

”‘家’这个字,让凌翰辰心轻微触动。

成菲儿的暗示太浅薄,令他有种被人操控的不爽。 想着,凌翰辰从电话薄找出周觉的号码。

“韩觉,把原计划和成氏合作的开发案停下,转给吕氏。

”前面的司机默默为成氏点蜡,生个不省心的女儿真是造孽哦!成菲儿手伸太长,把老板惹怒了吧。 老板不高兴,上亿的合作案说停就停,明儿成家怕会哭死。

第二天一早,咘咘小朋友就守在齐落落门口了。

他有惊喜要和落落姐分享,可不能让她再丢下他,跑出去玩了。

搬来小凳子,规规矩矩坐在门前,认真的等着。

直到管家出现,他才迈着小短腿上前,“管家爷爷,能帮我把门打开吗?”祈盼的脸,可怜兮兮的语调,任谁都无法拒绝。 管家二话不说就转身拿钥匙去了。

咘咘得偿所愿,甜甜对管家说,“谢谢爷爷。 ”说完,把门裂开一条缝,钻了进去,再关上,反锁,一气呵成。 咘咘恶作剧成功般,痴痴捂着嘴笑。 踮着脚尖看落落还睡得死死的,吐了吐舌头,然后手脚并用爬进被窝,紧挨着齐落落躺下。 随即,如完成什么大事般,轻轻松了口气。 齐落落睡得迷迷糊糊的,闻到孩子身上的奶香。

几乎不能把咘咘拥入怀中,轻声嘟囔,“不怕哦——”咘咘在齐落落怀里找到舒服的位置,困顿的眨眨眼。 挣扎一番之后,沉入梦想。 天没亮就起床,在门外等了许久,小家伙需要不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