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说说 > 文章
柠檬(九 旁观者清)
2019-07-12 / 来源:本站

柠檬(九 旁观者清)

  一连两个星期秦柠檬特意错开了和凌志去医院探视刘畅的时间,选择早上上班前去医院找刘畅。

任由柠檬信口雌黄,说这样清净有助于刘畅恢复,刘畅哀嚎:“我这还没做手术呢,恢复个鬼啊!”两个人心知肚明,却谁都不点破。 手术排期很快到了,倒计时三天,刘畅说他上手术台前有个愿望想要柠檬帮忙实现。

他想再去一次苏州,再去看看当年和前女友住过的地方。

柠檬知道他身子单薄却还是去问了医生,医生自然制止。 柠檬为难。

始终不应承。

  手术前两天,柠檬晚上下班累得瘫倒在床,摸起手机点了外卖,不一会儿听到敲门声,柠檬冲过去开门,却是凌志。

凌志如前几次一样穿着西装,打了发蜡的头发根根分明,:“就这么打算让我一直站在门口吗?”凌志轻飘飘吐出这么一句。 柠檬赶紧把他往自己的房间领。 因为是合租房,客厅摆满了不同租客的物品,确实没地方下脚。 进了柠檬房间,她递给凌志一杯水,玻璃杯子有水摇曳,凌志接过去直入正题:“刘畅应该跟你说了,他想手术前出去一趟,你怎么想?”“医生说最好不要,他身体状况不太好”“这次手术有危险,有可能……”凌志不再说下去,柠檬一听,着急了“是手术就有危险的!”“秦柠檬,我跟刘畅认识的时间比你久,即便这些年疏于联系,我始终还是把他当兄弟,谁都不想有事,但这是事实,他的肺已经在采石场那些年损坏完了,懂吗?”许是情绪激动,凌志不由自主握紧了玻璃杯,却曾想柠檬突然巴巴地拉住了他的袖口,口气带着恳求:“凌志,你救救他好么?好不好?”只那么一瞬,前些天积攒的不愉快全数消散,凌志甚至不急于回答,“再久一点儿吧,柠檬,靠近我,或许只有这时候我才敢幻想,你依旧在意我……”  长久的沉默,柠檬和凌志对视,凌志的眼睛依旧上挑,是她那些年调笑过无数次的桃花眼,眼睛里不再是初进房间时的疏离淡漠,取而代之的,是炙热。 这眼神柠檬太熟悉了,她心里一惊,仿佛烫着了般猛地松开手,凌志被她的动作惊醒,梦魇了般皱着眉看她。 叹了口气,口气却明显变软,“我想着陪他去,就算到时候,万一……也不至于遗憾”凌志缓缓说着,眼神暗淡,“刘畅再怎么恨,只要还爱着,总是不甘心就这么放手……”这句话仿佛也是说给自己听的,凌志把脸别过去,他如此在意秦柠檬看穿他的脆弱,一次次被伤,自尊心一次次被她踩在脚底,他如此拼命地骄傲地活着,不想在感情里一次次栽了跟头。

却始终说服不了自己放手。

  分手这六年,他忙科研忙调研,忙着经营好和新女友的感情,他算计的一切都刚刚好,二十五岁博士毕业,二十八岁拿专利,二十九岁进专家组,他理所应当接受别人的恭喜,依赖,信任,这是他该得的,可除了这些,夜深人静时候他坐在诺大的实验室,心里却空虚如黑夜,黑乎乎一片,他不甘心,借着对新女友的好冲淡他从不敢承认的思念,对秦柠檬的想念让他愤怒懊恼,恨自己不争气,为何如此念念不忘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他看不懂自己的心,也瞧不起自己的惦念。 直到被女朋友的家人挑明结婚事宜,他才惊觉,原来自己不是不想结婚,而是不想和眼前的人结婚。 他从不是优柔寡断的人,看清了自己的心意,他挑明心思,向前女友提出了分手。

对方最终应允却提出分手消息暂时不公布等双方父母缓慢接受的要求,他答应了,自己是个男人,断不能让女方处下风,他避开工作中彼此交集的机会,执意来到上海兼职,每月北京上海两头跑。

嘴上说上海工作机会多,实际却是通过多方打探秦柠檬也在上海才最终决定接受聘书。

他主动帮叶子男朋友找到工作,顺势拜托她联络秦柠檬,一起吃顿饭,他努力淡化自己的刻意,只强调普通聚会,叶子聪慧,知道他的心思,才最终促成了那次见面。

她不问凌志原因,只告诉他,当年中学,凌志成绩拔尖,大部分女生向他请教问题他都以礼相待,唯有秦柠檬问他问题,他总是念叨她蠢笨,眼睛里是对面坐着的抓耳挠腮的秦柠檬。 叶子说,“多少女孩暗恋你却被你的礼貌不动声色疏远,唯独跟秦柠檬一起时候你才像个普通男生”他只是淡淡听着叶子口中的他,那一刻才明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即便分手六年,他始终没有从那场感情里走出来,始终,都依然是局内人。

那就算了吧,不再逞强不再逃避,他要找到秦柠檬,要么看她和别人结婚生子幸福美满,要么再把她留在身边,这一世岁月静好。 既然被伤过,也不再缺这一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