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说说 > 文章
九药(药者,杂治也)
2019-07-09 / 来源:本站

九药(药者,杂治也)

,勿轻小物,小虫毒身,勿轻小人,小人贼国。 能周小事,然后能成大事,能积小物,然后能成大物,能善小人,然后能契大人。 天既无可必者人,人无能必者事。 惟去事离人,则我在我,惟可即可。 未有当繁简可,当戒忍可,当勤惰可。 曰:智之极者,知智果不足以周物,故愚;辨之极者,知辨果不足以喻物,故訥;勇之极者,知勇果不足以胜物,故怯。

曰:天地万物,无一物是吾之物。 物非我,物不得不应;我非我,我不得不养。 虽应物,未尝有物;虽养我,未尝有我。 勿曰外物,然后外我,勿曰外形,然后外心。

道一而已,不可序进。 曰:諦毫末者,不见天地之大;审小音者,不闻雷霆之声。

见大者亦不见小,见邇者亦不见远,闻大者亦不闻小,闻邇者亦不闻远。 圣人无所见,故能无不见,无所闻,故能无不闻。 曰:目之所见,不知其几何,或爱金,或爱玉,是执一色為目也。

耳之所闻,不知其几何,或爱鐘,或爱鼓,是执一声為耳也。

惟圣人不慕之,不拒之,不处之。 曰:善今者可以行古,善末者可以立本。 曰:狡胜贼,能捕贼,勇胜虎,能捕虎。 能克己,乃能成己,能胜物,乃能利物,能忘道,乃能有道。 曰:坚,则物必毁之,刚斯折矣;刀利,则物必摧之。

锐斯挫矣。 威凤以难见為神,是以圣人以深為根;走麝以遗香不捕,是以圣人以约為纪。 曰:瓶存二窍,以水实之,倒泻闭一,则水不下,盖不升则不降。

井虽千仞,汲之水上,盖不降则不升。

是以圣人不先物。

曰:人之有失,虽己受害於已失之后,久之,窃议於未失之前。

惟其不恃己聪明而兼人之聪明,惟其无我而兼天下之我,终身行之,可以不失。

曰:古今之俗不同,之俗又不同,至於一家一身之善又不同,吾岂执一豫格后世哉。

惟随时同俗,先机后事,捐忿塞慾,简物恕人,权其轻重,而為之自然,合神不测,契道无方。

曰:有道交者,有德交者,有事交者。

道交者,父子也,出於是非贤愚之外,故久德交者,则有是非贤愚矣。

故或合或离,事交者合则离。

曰:勿以拙陋,曰道之质当乐敏捷;勿以愚暗,曰道之晦当乐轻明;勿以傲易,曰道之高当乐和同;勿以汗漫,曰道之广当乐要急;勿以幽忧,曰道之寂当乐悦豫。

古人之言,学之多弊,不可不救。 曰:不可非世是己,不可卑人尊己,不可以轻忽道己,不可以訕谤德己,不可以鄙猥才己。

曰:困天下之智者不在智而在愚;穷天下之辩者不在辩而在訥;伏天下之勇者不在勇而在怯。

曰:天不能冬莲春菊,是以圣人不违时,地不能洛橘汶貉,是以圣人不违俗,圣人不能使手步足握,是以圣人不违我所长,圣人不能使鱼飞鸟驰,是以圣人不违人所长。

夫如是者,可动可止,可晦可明,惟不可拘,所以為道。

曰:少言者,不為人所忌,少行者,不為人所短,少智者,不為人所劳,少能者,不為人所役。 曰:操之以诚,行之以简,待之以恕,应之以默,吾道不穷。 曰:谋之於事,断之於理,作之於人,成之於天。

事师於今,理师於古,事同於人,道独於己。

曰:金玉难捐,土石易舍。 学道之士,遇微言妙行,慎勿执之,是可為而不可执,若执之者,则,无药可疗。

曰:人不明於急务,而从事於多务他务奇务者,穷困灾厄及之,殊不知道无不在,不可捨此就彼。

曰:天下之理,捨亲就疏,捨本就末,捨贤就愚,捨近就远,可暂而已,久则害生。 曰:昔之论道者,或曰凝寂,或曰邃深,或曰澄澈,或曰空同,或曰晦冥,慎勿遇此而生怖退。

天下至理,竟非言意。 苟知非言非意在彼微言妙意之上,乃契吾说。 曰:圣人大言金玉,小言桔梗芣卫。 用之当,桔梗芣卫生之,不当,金玉毙之。 曰:言某事者,甲言利,乙言害,丙言或利或害,丁言俱利俱害,必居一于此矣,喻道者不言。

曰:事有在,事言有理,道无在,道言无理。

知言无理,则言言皆道;不知言无理,虽执至言,為梗為翳。 曰:不信愚人易,不信贤人难,不信贤人易,不信圣人难,不信一圣人易,不信千圣人难。 夫不信千圣人者,外不见人,内不见我,上不见道,下不见事。 曰:圣人言蒙蒙,所以使人聋,圣人言冥冥,所以使人盲,圣人言沉沉,所以使人瘖。

惟聋则不闻声,惟盲则不见色,惟瘖则不音言。 不闻声者不闻道,不闻事,不闻我;不见色者不见道,不见事,不见我;不音言者不言道,不言事,不言我。 曰:人徒知偽得之中有真失,殊不知真得之中有真失。

徒知偽是之中有真非,殊不知真是之中有真非。

曰:言道者如言梦。 夫言梦者曰如此金玉、如此器皿、如此禽兽,言者能言之,不能取而与之,听者能闻之,不能受而得之。 惟善听者,不泥不辨。 曰:圆尔道,方尔德,平尔行,锐尔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