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说说 > 文章
《今生遇见,余生都是你》王右安孟澄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2019-07-11 / 来源:本站

《今生遇见,余生都是你》王右安孟澄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今生遇见,余生都是你》小说简介主人公叫王右安孟澄的书名叫《今生遇见,余生都是你》,本小说的作者是鱼小池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某天,一条爆炸性的新闻上了热搜,当红女星孟澄跟神秘男人出游的照片传的满天下,爆料者还在自己的微博底下回复网友:虽然只拍到侧脸,但我保证男人是真帅,身材也超有型。

评论a:我不听我不听评论c:才知道她跟李延已经分手了……...《今生遇见,余生都是你》第1章免费试读上午十点十三分。

室外的温度起码得有三十九度,街上仅有的几个路人都打着太阳伞,行色匆匆。

北城某小区1012房间,空调打着二十四度,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仿佛仍是黑夜一般,孟澄裹着被子还在睡觉,高以臻的催命电话已经来了两回,非得请她去吃午饭,她不想吃饭,她严重缺觉啊。 凌晨一点才回到家,下午两点又有工作,晚上又要飞往大横店。

这床……她特意从国外订购的舒适无比的床,她才睡了几回啊,翻了个身,又赖了两分钟。

电话再次响起,高以臻态度亲和:“我到你家楼下了,等你哈。 ”逼不得已,她只好从床上爬起,简单的梳洗,连妆都没画,戴着帽子,口罩,能遮住脸就行,穿着一件简单的白T,搭着热裤,出门了,从起床到出门,只花了十分钟。 看到迎面走来的孟澄,高以臻忍不住啧啧赞叹:这真是如花似玉的好姑娘呐,精致的脸蛋,一头乌黑秀发,个子高挑,长腿细腰,自家表哥虽也不差,有貌也有才,但那性子……这热的冒气天里,高以臻打了个寒颤。

“去哪儿吃?”孟澄一上车,拉下口罩,便说,“两点有杂志拍摄,不能吃太多。

”高以臻看了她一眼,没化妆,不过素颜也很漂亮,小脸肤白,鼻子尖尖的,眼睛永远是一副惊讶状态,蹬的圆圆的,樱桃小口,上嘴唇微微翘着,出道以来,就被广大男同胞封为宅男女神,哎,连自家表哥,不沾染风尘的都被勾引了,可见她道行颇深,没准是狐狸精下凡投胎。 这次她自作主张,带女神去他家,希望这两个人能火星撞地球,撞出火花来,免得家里人都为他操碎了心,他还无动于衷,一大爷样。

高以臻殷勤道:“我都安排好了,你先睡会儿。

”孟澄开玩笑道:“怕你把我卖了。 ”高以臻心里一惊,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孟澄回:“挑个好人家,男人不花心,婆婆好相处。

”“绝对的,人品杠杠的,”高以臻脱口而出,“要不要?”孟澄歪着头,紧盯着她:“来真的?”高以真差点就交代了,只好囫囵道:“你该谈恋爱了,免得这没日没夜的拼搏,也浪费了你这张精美绝伦的脸。

”“黄成海听到你这些话,估计会杀了你。

”孟澄是黄成海挖掘并一手培养起来的,说白了,她是黄成海从泥坑里爬起来的拐杖,他是不允许有人断了自己财路的。 高以臻一想到黄成海那狠辣报复的手段,不禁为自己担忧起来,真怕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 两人一路聊天,顺带吐槽黄成海,在孟澄追问N遍,怎么还没到时,车终于开进了北城某小区,她察觉出不对劲来,进出严格,门卫站岗的还都是当兵的,便问:“是来你家了吗?”高以臻的家庭状况,她是听说过一些的,高干子弟,有权有势,当初也是黄成海建议,让她搞好关系,没想到两人一拍即合,还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是我小舅家。

”孟澄一脸懵:“我来干什么,蹭饭呐。 ”高以臻把车停在一栋两层别墅门口,大方说:“我小舅妈很好客的。 ”孟澄有点生气,都不提前打声招呼,好歹人家也是长辈,这么空手上门多不好意思,再说了,她是觉得她们俩确实好久没见了,才答应出来吃饭。 高以臻已经下车了,总不能在人家门口发脾气吧,孟澄长呼了一口气,也跟着下了车。

还是见见这丫头搞什么鬼吧。

“吆,小臻臻来了,”出来迎接的是个大男生,确切来说是一位年轻男人,也是件白T,下身穿着黑色五分裤,露出茂盛的腿毛,见到高以臻身边的孟澄,声调立马上升:“还有一美女呢,”孟澄戴着鸭舌帽,微微低着头,闻言,抬头看向他,个子一米七五左右,标准的国字脸,肤白,单眼皮,难道是他吗?她瞟了一眼,高以臻嘴角轻扬,一脸不屑,孟澄心中了然,便自我介绍:“你好,孟澄,”“女神呐,欢迎大驾光临,谢天,”谢天偷偷瞟了一眼,一句玩笑话,这丫头还真把人弄来了,等着被削吧,那王残暴可不是浪得虚名的,过去三十年他可是最大受害人。 “谢天谢地的谢天吗?”“正是在下。

”嘿,不仅人长得好看,声音也温柔,令人心旷神怡,骨头酥麻,王残暴这下要还不破功,王家麻烦就大了去了,王残暴八成是喜欢上男人了。

谢天走到她身旁,夸道:“我酒吧门口对面大屏幕上,日夜播放你的广告,我每天定会抬头看你。 ”边说边学做了个广告动作,抛媚眼调情。 “别贫啊,”高以臻特讨厌他见谁都一副自来熟的样子,指着那男人说:“纨绔子弟,不用搭理他,”谢天一听就上火,凡是高以臻认可的朋友,她总会给他戴一顶花心帽子。

他一上火,就会叫她全名:“高以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按的什么心?!”高以臻努力克制爆发的情绪,露出同情的模样:“哎,你这有人睡没人嫁的男人,”咬牙切齿地,“你真不行,”两人谁也不愿饶过谁,你讽一言我反一击,斗得不亦乐乎。

此刻的孟澄很想当透明人呐,不过她倒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高以臻,明明气急败坏,还非得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怎么一来就怼上了?”孟澄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位穿着精致的夫人,面目慈善,透着威严,声音温温柔柔,“就不怕人笑话。

”高以臻立马换了副新面孔,挽着夫人的胳膊,撒娇:“小舅妈,我带了一个朋友来,她叫孟澄,”孟澄摘下帽子,礼貌又乖巧:“阿姨好,”“这名字好,一听就能记住,请坐,”转身吩咐家里的张妈,“给她们切点水果来,”“你们先坐会,”高以臻小舅妈还特意叮嘱,“臻臻,照顾好你朋友,厨房里还炖着排骨呢,我得去看看。

”展开阅读全文。